[原创]打野猪

  在安徽省中部的大别山脉有个黄埠镇。小镇是中国名茶‘六安瓜片’的主产区之一。因为是在山区,自然就有各种野兽在镇子周围出没。尤其是野猪,更是泛滥成灾。小镇上的庄稼每年都会遭到野猪的破坏。

  无论每年人们用什么方法来对付野猪,最后都避免不了多半庄稼被野猪毁坏的结局。镇子周边的乡村自古以来就住着很多猎户。大饥荒那几年,人和动物争粮食。政府组织部队随同猎户上山围剿野猪。虽然最后杀的野猪尸横遍野,民兵还日夜放哨保护庄稼。但到秋收完一算帐,庄稼还是被野猪毁坏近半。从那时起,大别山里面有一只野猪王的传说就在镇子周边流传开了。

  时间来到了1996年,最严厉的《枪支管理法》在那年出台。小镇附近很多猎户都主动上缴了猎枪。大家都议论纷纷,说是今年没了猎枪,怕是庄稼要被野猪糟蹋完了。

  镇子最靠近山里面的是个叫麻布的小村庄。村子里面有几个猎户把猎枪藏了起来,没有上缴。猎户们偶尔一起偷偷的上山打个猎,既打一下自己的馋虫又能为家人补一补膘。

  这天晚上,几个猎户又聚在陈水生家,商量着第二天进山围猎野猪的事。其中一个上山踩点的猎户陈阿七是陈水生的堂弟。陈阿七开口道:“我三天前就上山踩点。前天转到西梁山找到了一个野猪窝。你们猜猜我看到了什么?”王大石是陈阿七的邻居,平时两人最要好。看陈阿七卖关子,照着他屁股上踢了一脚,道:“你在野猪窝,除了看到野猪,难道还能看到你老婆不成?”大家哄堂大笑。陈阿七脸红到耳朵根,急忙辩解道:“不是,不是!是野猪王。我看到了野猪王!”看其他人不相信,有的还在笑。他又连忙说道:“真的,你们别不信呀!那家伙跟大象差不多大!”王大石笑着说:“就吹吧你,你见过大象吗?这山里野猪最大的也不到二百斤。你说跟大象一样,那不是猪腿都比你人还要长?” 陈阿七快一米九的个,猎户们又是一阵哄笑。“真的比人长,光是站在那,都跟我差不多高!”陈阿七这么一比划,大家又是一阵哄笑。

  第二天一早,大家伙来到村口集结出发。王大石问陈阿七带干粮没有,怕天晚了要在山上过夜饿。陈阿七回口说道:“用不着带。我早上吃的太饱了,怕是晚上都不用吃了。”

  一进西梁山到了事先踩好的点附近,大家就分散开来行动。王大石很快就看到了有块野草地里面有动静。观察了一会,他看到一头大野猪露了一下头。那片野草比人还高,长得又密。王大石怕打偏伤到人。就对着草地喊了一声‘有人没?’看没人应,他连着又喊了几遍,还是没人应。当地猎户自古有传统,猪头、猪皮、猪下水以及两条猪后腿都归开第一枪打中野猪的;打中致命伤的则分两条前腿;其他开枪的都有份分剩下的;没开枪的什么也分不到。王大石眼看野猪听见动静,缩回脑袋往草地深处走,连忙对着野猪的位置开了一枪。他这枪一响,四面八方的猎枪都朝那里开了枪。

  等枪声停下片刻,猎户们都一边喊着别开枪了,一边围过去找猎物。等拔开野草一看,大家惊的说不出话来。哪里有什么野猪,躺在地上血肉模糊的分明是陈阿七。王大石吓的腿一软瘫倒在地上。大家伙又是掐人中,又是喷凉水把他救醒。他眼一睁,就要夺猎枪自杀。大家又忙把他按住。陈水生年长些,吩咐大家用准备绑野猪的绳子把王大石绑上,以免他再寻死。又唤两个腿脚快的回去寻人来帮忙,顺便去镇上派出所报案。

  第二天,麻布村来了辆警车,随车来的还有个法医。法医检查完伤口,又比对了大家的猎枪和子弹,确认了脑袋上的致命一枪是王大石开的。本来是要抓王大石回去刑拘,但陈阿七的老婆丁兰香和王大石的老婆许玉红带着二家的五个孩子,跪在路当口不让警车带走王大石。警察好说歹说她们也不让路。后来警察问她们到底怎样才肯让路?丁兰香说:“阿七死了,我不怪王大石,你们也别抓他了。这山里面庄稼一年忙到头也收不上来几颗,现在阿七死了,你们再抓走大石。我们这两家孤儿寡母七口人,没有男人干活种地,怎么活的过今年过年?你们要是不放人,就从我们身上轧过去。” 面前全村的群众不一会也跟着哗啦啦跪倒了一片。看当场带不走人,百般无奈之下警察就先放了王大石。说是要回局里请示,在叮嘱村干部们盯好王大石后,警察们就离开了麻布村。从此也没再回来找过王大石。

  一晃二十年过去了,王大石挑起重担养活着两家人。直到今年把五个孩子里面最小的--陈阿七的小女儿嫁了出去才算是卸下了重担。

  送亲的那天,王大石弓着腰站在村口,看着越走越远的迎亲队伍,忍不住抹了把眼泪。回过头往家走的时候,远处的山崖上一头大象般巨大的野猪嚎叫了三声,朝他点了三次头,然后消失在山崖后面的丛林中。

  当天晚上王大石就走了,走的很安详,脸上挂着笑。

  事后大家都说当时王大石的那一枪,害的陈阿七的魂被野猪王带走了,附在了野猪身上。他等王大石还完债,就来把他接走了。

  (今天听九州胡爱萍讲述后整理完成)

 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,申请原创加分

 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.net, 本贴地址: